导航菜单

李国庆当当二次“擦枪走火”-宇宙有多少星系

李国庆当当二次“擦枪走火”

原标题:李国庆当当二次“擦枪走火”

72天后,当当与创始人李国庆再次因管理权引发闹剧。7月7日,当当称“李国庆再次诉诸武力,带20多人,清晨强行进入当当,撬开多处保险柜,拿走资料。李国庆等人已被警察带走”。随后李国庆就此回应:“依法接管当当并开始办公,正在接受公安调查。”这是今年双方就公司管理权爆发的第二次公开矛盾,焦点都是离婚案背后的股权风波,20岁的当当一次又一次因负面消息,而非业务、战略登上热搜,实在尴尬。  接二连三的闹剧  “抢公章”事件结案不足一个月,李国庆与当当的“战火”重燃。  7月7日上午9时许,当当通过官方微博宣布,“李国庆再次诉诸武力,带20多人,清晨强行进入当当,撬开多处保险柜,拿走资料。公司已报警,目前处理当中”。  随后李国庆简要回应进入当当的目的:当当董事长李国庆携董事及代理CEO、政府事务副总、人力资源副总、市场副总、财务法务副总等依法(股东会决议、董事会决议、公司章程)接管当当并开始办公。希望俞渝配合交接。不过并未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拿到资料的过程,以及具体拿走了哪些资料。  按照当当相关人士7月7日上午11时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的信息:李国庆等人已经被警察带走。  李国庆则向北京商报记者等回应:“正在香河园派出所接受调查。”他还以当当创始人的身份在社交平台表示,“虽然说清官难断家务事,但是我们持有股东会和董事会决议。股东会是公司最高权力机构,当当章程规定(股东会投票)过半即可免去俞渝董事及总经理职务”。  两个多月前,当当公司与李国庆上演过类似的戏码,李国庆所言的罢免俞渝就是源自此事件。  4月26日,李国庆上门抢当当公章,张贴《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》、列举了俞渝给公司和其他股东造成的7项损害及影响,并称“李国庆已于2020年4月24日召开临时股东会,作出决议:公司依法成立董事会。由李国庆、俞渝、潘跃新、张巍、陈立均担任董事。并在当日召开了第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,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与总经理”。  根据当当彼时的声明,“李国庆伙同6人,闯入当当网办公区,抢走几十枚公章、财务章,公司已经报警”。  6月13日,李国庆“抢公章”一事结案,朝阳分局的调查结果为李国庆方面没有违法行为。随后,当当网回应表示,已提请行政复议。  股权纷争仍未解  不论是抢章还是撬保险柜事件,双方争议的核心都在于当当的股权结构。  按照李国庆在《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》中信息,当当网股权结构,李国庆与俞渝合计持股91.71%。“李国庆目前实际持股45.855%,公司其他股东天津骞程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、天津微量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(有限企业)均支持李国庆。因此,李国庆目前实际获得53.87%的支持。”  当当副总裁阚敏之前向北京商报记者提供的信息则是:目前俞渝持有当当52.23%的股份;李国庆持有22.38%;俞渝和李国庆的孩子持股18.65%,由父母各自代持50%;当当的两家合伙公司分别持有3.58%和2.93%的股份。天津骞程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(有限合作)和天津微量企业(有限企业)管理咨询合伙企业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就是当当的合伙公司。  由于当当已经退市,李国庆、俞渝以及目前当当管理团队的持股比例并无公开信息可查证。  众所周知的是李国庆和俞渝的创业经历,和双方矛盾激化的过程。  1999年,李国庆俞渝夫妇创立当当网,并在2010年成功登陆纽交所,当时两人身价合计超过10亿美元。2018年1月,李国庆称收到俞渝“逼宫”信,于同年7月起诉离婚。2019年,李国庆卸任当当CEO,退出法人和总经理职务,俞渝出任董事长兼CEO。  李国庆和俞渝对当当股权分配和管理权问题的争议,是双方离婚案的核心。  6月15日,也就是抢章事件结案后的第二天,李国庆俞渝离婚案于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二审开庭,俞渝方面在庭审中力证双方感情没破裂。李国庆对外传递的信息是:“俞渝要求我接受25%股权就和平离婚,我拒绝同意,我要求平分。平分后公司谁管理尊重全体股东决议。”  业务温吞定位尴尬  这一系列非常规的操作,每次都能将当当送上微博热搜。  不过类似事件已经让网友习以为常,甚至成为社交平台的段子。有网友留言,“这是你们的家事不用通报了,只要客户下单收货不受影响就行了”。另有网友感慨:“问题本质是,当当现有管理团队,这几年业绩做得很烂啊。”  在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看来,“网友对当当感到失望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当当的高起低落”。  当当与阿里巴巴同年创立,不过当当成为了赴美上市的电商第一股。此外,当当拒绝亚马逊收购、死磕京东、自营服装、私有化……20岁当当的每一次转身,几乎都成为互联网行业的大新闻。  不过,自从当当2016年完成私有化之后,围绕当当的却更多是负面消息,比如2018年重组案夭折、2019年的离婚风波、2020年当当员工确诊新冠肺炎、当当裁员传闻等。  数年来,当当的定位也从垂直电商到综合类平台,再回归初心,在中国互联网甚至缩小到国内电商行业的存在感都越来越弱。多位网友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“当当就是一家图书类电商平台,卖书没得说”,业内人士则普遍看不出当当在平台化、业务多元化方面的成绩。  由于当当尚未披露2019年的运营数据,按照俞渝2019年3月提供的信息,“2015年当当净利润9200万元,2016年净利润8600万元,2017年净利润3亿元。2018年销售额118亿元,同比增加14.4%;净利润4.25亿元,增长34.9%”。  “如果当当想要的是小而美,它做的不错。在大部分电商企业亏损的背景下,当当在盈利。但是这种情况能否持续,不光取决于当当自身的运营和发展策略,还要看综合类大平台攻城略地的决心,总体来看比较被动。”李锦清表示。